• 章节目录

    -
  • 阅读设置

    主题:
    字体:
    雅黑 宋体 楷书 黑体
    字号:
    14px 16px 18px 20px 22px 24px 26px 28px
  • 目录

  • 设置

  • 书架

  • 手机

蒸汽狂潮芥子客 著本书427.68万字本章3286字
  • 第1384章 新的棋局开启(最终章)

  • 面对眼前的人,鲁修斯感到心情十分复杂,不知道究竟该如何面对这个人。≥,x.这样一个不择手段的人,却又是鲁修斯的祖辈,鲁修斯身上流淌着对方的血脉。可是这样的一个人,利用了所有人,甚至是高高在上的永恒们。只是为了让他自己获得逃脱命运束缚的机会,想要成为真正的主宰者。可是显然,他最终还是失败了,还是要来到这片诸神战场中来,成为天的代言人,要和鲁修斯对敌。两个男人,两代机械文明的缔造者,如今却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见面。不得不说这便是命运,这是主宰一切的下棋者,最终对他们的戏弄。沉默良久,疯子开口说:“其实我们本不该这样见面,我们都是机械文明的缔造者。”“我们分别缔造了两个不同的机械文明时代,我们本来应该是延续和传承的关系。”听了对方的话,鲁修斯突然冷笑着说:“呵呵,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,你不过是个窃取者,你窃取了别人的成就,顶替了别人的名头,你编织了一个巨大的骗局,最终连你自己都相信,你就是那个人,可是实际上你一直都不是他。”疯子听到这句话,顿时整个人都陷入癫狂,怒吼道:“不。我就是,我是他,我……”但是癫狂中的疯子,陡然发现了他话语里的问题,恍然间就缓过神来。疯子终于意识到,他不是那个人。他并不是机械文明真正的缔造者,他窃取了别人的东西。他夺走了本应该属于别人的成果,他利用了别人对他的信任,一步一步窃取了本该属于别人的一切。“那我是谁?我究竟是谁呢?”疯子一脸茫然,站在那儿扪心自问。这一刻,疯子忽然发现,他一直在自己编制的谎言里,却忘记了自己是谁?恍惚间,疯子猛然想起了。在许多年前,他曾经见到过那个人。那个真正的机械文明缔造者,一个和他同样年轻的少年人,独自一个人肩负起太多的责任。独自一个人扛起了对抗魔灾的大旗,率领着装备了魔能火枪的骑士团,孤军深入杀向恶魔深渊。最终成功终结了魔灾,成功击败了教廷镇压,成功结束了腐朽帝国的统治。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。那个人想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点子。之后,那个人利用从恶魔手里获得的魔法。制造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他,也就是站在鲁修斯面前的疯子。只是那个创造了疯子的人,他也没有想到,在他精心的研究下,居然出现了一种不可逆转的失误。最终,疯子亲手将那个同样疯狂的他杀了。从此疯子便取代了那个他。鲁修斯叹了口气说:“其实,你们本来就是一个人,所以你们都是一样的疯狂。”顿了一下,鲁修斯又说:“只不过,他的疯狂还没有泯灭最后的人性。而你则彻底放弃了一切。”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,你,你说的不对……”疯子彻底陷入疯狂,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。子癫狂的样子,鲁修斯异常平静地说:“你是他,但又不是他,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,当你选择了相信自己,亲手将他给杀掉的那一刻,实际上你就是他,而他,终究为自己的疯狂付出生命的代价。”疯子仰面狂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,你说的对我,我,我就是他,他已经不存在了。”随后,疯子猛然修斯,目光里透出浓浓的杀意说:“今天,我也会将你杀死,以后我便是主宰了。”然而,疯子的话音刚落,突然发现身体不能动了,低头体在不断崩解。疯子惊恐地叫嚷起来:“不,不,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?”鲁修斯很平静地回答:“不要害怕,这不过是你我最后的归宿罢了,用我们的身躯当作那最后的机械,转动这命运的机械,我们将创造奇迹,我们会最终超越诸神,超越永恒,我们将成为真正的永动机,将整个世界都重铸。”“不……”疯子怒吼,疯狂想要摆脱自身的崩解,可是一切都于事无补。鲁修斯神情严肃认真,随着身体崩解诵念奇妙的咒语。“以我之身化为机械,骨骼为轴承,血肉为齿轮,用生命力催动机械,齿轮转动,让世间一切都转动起来,机械运转炼化世间一切,重铸一个崭新的纪元,开启属于机械文明的时代,铸造崭新的蒸汽狂潮。”下一刻,鲁修斯身躯彻底的崩解,和那个疯子的身躯一起,交织在一起,化为一个巨大的机械。那些原本在诸神战场上激战的人们,眼睁睁架巨大机械耸立在天穹之上。随后,那些围攻诸神的人,一个一个的消失不见,被从诸神战场中传送出去。而那些永恒,抬起头张开嘴,在叹息声中身形融化,变成了一道一道纯净的能量。各种能量相互融合汇聚,最终形成了六种不同的能量,六种能量全部注入到巨大的机械中去。机械为轴心,六种能量交汇驱动,这架奇妙的机械,凌空而立将诸天万界囊括其中。诸神战场瞬间崩解,那些不同维度的时空,也都一个一个被机械吞噬掉。最终,宇宙之间,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机械运转着,在机械的运转之下。各个维度时空重新被塑造出来。在机械的运转下,宇宙的法令制度被重新改写,无论是天还是地,无论是谁都在机械的运转下诞生和毁灭。天地遵循机械运转而运作,六种能量囊括世间一切的法则,机械与能量成为最终的主宰。宇宙恢复一片平静。不知多久在机械之外,两道苍老的身影浮现。凝视着那巨大运转中的机械,一位老者说:“唉,真是想不到,我们斗了这么久,最终被棋子赶出了棋盘,从此之后,棋盘上的一切,都再与你我无关了。老对手,你会不会觉得很寂寞?”另一位老者仰面笑着说:“哈哈哈,这便是机械的力量,而你我?不过是两个下棋人,何处不能下棋呢?”两个老者相视一笑,在那虚空中巨大机械旁边,再次设下棋盘,两位老人重新开始了新的对弈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不知多少年之后的某个午后。鲁修斯独自在海边享受海风和阳光。古铜色健壮的身躯展露在外,充分吸收和享受阳光带来的温暖和舒适。突然。一声尖叫打破了海滩的宁静:“啊……鲁修斯,糟糕了,儿子不见了。”鲁修斯听到那声尖叫,并没有起身,反倒是懒洋洋地说:“好好找找,说不定有偷跑去下海了。去海里”很快,一个身穿比基尼,健美婀娜的身影,出现在鲁修斯的身边,扬起一脚把鲁修斯从海滩上直接踹飞。踹飞鲁修斯的卡洛琳随后怒吼道:“给老娘起来。马上陪老娘去找,找不到儿子,你今晚就别睡觉了。”鲁修斯被踹飞起来,倒栽葱的一头插在沙滩上,半天才从沙滩里爬起来。扭头刚打算发火,个婀娜的身影,顿时就蔫了下去,举起双手说:“行,行,我们这就去找。”在西大陆某个小小的教堂里,伯多禄率领教堂幸存的人,在神龛前祈求着,希望能够获得神明的回应。但是突然,教堂的屋顶被破开,四道身影径直就落下,直接将神龛踩踏。为首是个只穿了一条沙滩裤的鲁修斯,身后是穿着比基尼的卡洛琳摩黛丝和绮丽儿。这样一家子的出现,让教堂里所有人都惊恐不已,不少神官见到此情此景,更是惊恐的跪在地上,祈求神明能够解救他们。卡洛琳一把抓住伯多禄的衣领,将伯多禄拉到身前,逼视着伯多禄质问:“老家伙,儿子没?”伯多禄此时已经是一脸茫然,在咫尺的白花花,顿时感到眼晕不已,话都没来及说,直接被压得白眼一翻晕了过去。多禄晕过去,绮丽儿凑近说:“大姐,他似乎被你给压昏了过去。”卡洛琳一松手,将伯多禄就给丢在地上,有些不好意思地紧了紧比基尼说:“难道我最近又大了?”听到这话,绮丽儿顿时涨红了脸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那边鲁修斯更是一脸黑线,赶紧上前拉起三个女人边走边说:“行了行了,你们继续,我们只是路过。”然后又对卡洛琳说:“行了,赶紧走,找儿子要紧,儿子不在这,我们再去别处找找。”直到鲁修斯一家子离开之后,伯多禄才慢慢爬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衫,羞愤不已地说:“魔王出世了,这是大凶之兆啊!”此时,教堂里一个年轻的神官开口说:“可是教宗,他们似乎只是来找儿子的。”伯多禄扬手给了年轻神官一棍子说:“你懂个屁,那一家子是最可怕的魔王,是真正的大凶。”这一天,魔王再次降临的事情,传遍了整个位面,无数勇士为了保卫家园,踏上了挑战魔王的旅程,谱写了一曲又一曲可歌可泣的传奇。而鲁修斯一家子,早已经离开源位面,去往其他位面找寻他们失踪的儿子去了。魔王的传说,就这样在无数个位面流传开,无数为了战胜魔王的勇者,在不同的位面谱写着不同的传奇故事。在魔王降世和勇士们谱写传说的时候,一个白白嫩嫩的小男孩,蹲在两个下棋老头的身边,盯着两个老头的棋盘大叫:“喂喂,老头,你不能这样走啊,你这一步走下去就输了,哎呀,你这招臭棋啊,你丫到底会不会下棋啊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本书来自/book/html/8/8007/index.html

  • 阅读提示:按键盘方向左键(←)向前翻页,按键盘方向右键(→)向后翻页,按键盘方向上键(↑)向上滚动,按键盘方向下键(↓)向下滚动。